主页 > 黄大仙救世ab报2017 >
开元十五年_中国历史纪事年鉴查询
发布日期:2019-08-15 22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崔隐甫、宇文融继续攻击张说,说被迫致仕。吐番陷瓜州(治今甘肃安西东南)。河西节度使王君奐袭击吐番赴突厥的使者,还至甘州筹笔驿(在张掖西南),被回纥护输所杀。君奐曾以私怨诬害回纥等部首领,故遭报复。以萧嵩为河西节度等副大使。嵩以张守珪故意在城上置酒作乐,吐番疑有备,退去。因吐番攻扰,香港正版王中王精准资料2O19,定防秋之制。毗伽可汗拒绝吐番联合攻唐之要求,与唐互市,以马交换缣布。

  苏颋卒 颋(六七0至七二七)字廷硕,武功人,瓌子。幼敏悟,第进士,累官中书舍人。玄宗平难,颋受诏口授如流,书吏至白腕脱。开元中与宋璟同相,能助璟成功业。罢为礼部尚书卒,谥文宪,袭许国公。璟以文章显,与张说并称“燕许大手笔”。 司马承祯卒 承祯(六三九至七二七)字子微,号白云,温人。师潘师正,受辟谷导引术。开元中再被诏命,由天台移居王屋,并令以三体写《老子》,刊正文句,定著五千三百八十字为真本。张九龄、张说等皆师之,开元十五年又召入都卒,赠银青光禄大夫,谥贞一先生。 一行卒 僧一行(六八三至七二七),本名张遂,系太宗功臣张公谨之孙,魏州昌乐(今河南南乐)人。博综经典,兼通历算。从善无畏笔受《大日经》,并作“疏”,为中国佛教密宗(即真言宗)之祖。另著《大衍历》、《后魏书·天文志》等。卒谥大慧禅师,玄宗亲为制碑文,亲书于石。

  惩复逃户 开元十五年(七二七)二月制:诸州逃户,先经劝农使括定按比后,复有逃来者,随到准白丁例,输当年租庸,有征役者先差。 玄宗子孙诸王皆不出閤 初,太宗爱晋王(高宗李治)不使出閤;豫王(睿宗李旦)亦因武后少子,不出閤;温王(少帝重茂)乃中宗少于,年十七,犹居禁中。然其他子孙不皆如是,独玄宗不然。附苑城为诸子建十王宅(十王为庆、忠、棣、鄂、荣、仪、台、颍、永、济)及十六王宅(后增六王为盛、寿、陈、丰、常、凉),以宦官押之,就夹城内参问起居,皆不出閤。其后诸孙渐多,又置百孙院。即太子亦不另居东宫,而住玄宗所幸之别院。至开元十五年(七二七)按旧制,以诸子庆王潭等领州牧、刺史、都督、节度大使、大都护、经略使,实亦不出外,虽开府置官属,除侍读官可入内授书外,自余王府官属,但岁时通名问起居。至于藩镇官属,更不通名。 吐蕃毁瓜州城,独攻常乐不下 开元十五年(七二七)九月,吐蕃大将悉诺逻欲雪青海一败之耻,乃率部将莽布支攻陷瓜州(今玉门市之西),执唐刺史田元献及王君葵之父寿,进攻玉门军(今玉门市之北)。另纵所虏俘众使归凉州,谓君葵曰:“将军常以忠勇许国,何不一战?”君葵登城西望而泣,竟不敢出兵。莽布支别攻常乐县(今安西之南),县令贾师顺帅众拒守。及瓜州陷,悉诺逻移兵会攻之,旬余日,吐蕃力尽,不能克。使人劝降,师顺不从。吐蕃曰:“明府既不降,宜敛城中财相赠,吾等当退。”师顺请脱士卒衣,悉诺逻知无财,乃引去,毁瓜州城。师顺乘时遽开常乐城门,收器械,修守备。吐蕃果复遣精骑还,视城中,知有备,乃去。 王君葵奏流铁勒四都督于岭外 初,突厥默啜迫夺铁勒之地,故回纥、契苾、思结与浑四部(姓)渡碛徙居甘、凉之间。王君葵未遇时,往来四部,为其所轻。及官河西节度使(驻凉州),以法绳之。四部耻怨,密遣使诣东都自诉。君葵知之,遽发驿奏“四部难制,潜有叛计。”玄宗遣中使来查,四部受屈不得直。开元十五年(七二七)九月,原瀚海大都督、回纥承宗流瀼州(今广西上思县),浑大德流吉州,贺兰都督契苾承明流藤州,庐山都督思结归国流琼州。而以回纥伏帝难为瀚海大都督。 许与突厥于西受降城设缣马互市 开元十五年(七二七)闰九月,突厥毗伽可汗遣其大臣梅录啜来朝,献名马三十匹。时吐蕃与毗伽书,私约与毗伽同时入寇,毗伽并献其书。玄宗嘉其诚,宴梅录啜于紫宸殿,厚予赏赐。且许于朔方军西受降城为互市之所,每年赍缣帛数十万匹以易戎马,由是国马益壮。 赵颐贞两破吐蕃 开元十五年(七二七)闰九月,吐蕃赞普与突骑施苏禄可汗共围安西城(今新疆库车),安西副大都护赵颐贞击破之。明年正月,赵颐贞再败吐蕃于曲子城。 王君葵为回纥护输所害 回纥承宗既流瀼州,其族子护输纠合党众为承宗报仇。会吐蕃遣使间道诣突厥,王君葵帅精骑邀之于肃州(今酒泉)。时在开元十五年闰九月,君葵还至甘州南之巩笔驿,护输伏兵突起,夺君葵旌节,先杀其判官宋贞,剖其心曰:“始谋者是你。”君葵帅左右数十人力战,自朝至暮,左右尽死。护输杀君葵,载其尸奔吐蕃,凉州兵追击之,护输弃尸而逃。 萧嵩继任河西节度,力挽危局 王君葵丧败,河、陇震骇。开元十五年(七二七)十月,朝廷以朔方节度使萧嵩为河西节度使。嵩引刑部员外郎裴宽(漼之从弟)为判官,与君葵判官牛仙客俱掌军政,人心渐安。嵩又奏以建康军(今甘肃临泽西北)使张守珪为瓜州刺史。时瓜州城已为吐蕃所毁,守珪帅余众筑故城,板干才立,吐蕃猝至,城中相顾失色,莫有斗志。守珪曰:“彼众我寡,又疮痍之余,不可以矢刃相持,当以奇计取胜。”乃于城上置酒作乐,虏疑其有备,不敢攻而退。守珪纵兵击之,虏败走,守珪乃修复城市,收合流散,皆复旧业。朝廷嘉其功,十一月,改瓜州为都督府,以守珪为都督。悉诺逻威名甚盛,萧嵩纵反间于吐蕃,云悉诺逻与中国通谋,吐蕃赞普召而诛之,于是吐蕃势力少衰。 集陇右、河西及关中、朔方兵以防吐蕃 开元十五年(七二七)十二月,制以吐蕃大为边患,令陇右道(治鄯州)及诸军团兵五万六千人、河西道(治凉州)及诸军团兵四万人,又征关中兵万人集临洮,朔方兵万人集会州(甘肃靖远)防秋。至冬初,无寇而罢;伺虏入寇,互出兵腹背击之。 开元报状兴起 据唐人孙樵《经纬集卷三·读开元杂报》所举“某日皇帝亲耕藉田,行九推礼。”(按系开元二十三)“某日诸番君长请扈从封禅。”“某日皇帝自东封还。”(按均系开元十三)虽然都是“系日条事,不立首末”,但所叙确系开元时事;故知孙樵所读杂报,确开元报状。又据中唐以后人诗文笔记,已有称“报状”者(见王建《赠华州郑大夫》诗、李德裕《论幽州事宜状》),称“邸报”者(见《全唐诗话·韩翃条》),或简称“报”者(见杜牧《与人论谏书》)。叫做“报”,显然是向外报导;用“邸”字,显然是由官办;“状”,义同牒,显指公布的文件;“杂”是指内容,“条”是指书写形式。由此可以推知,开元年间兴起的“报状”,正是由朝廷(如中书省)主办,逐日逐条抄录、向外公布的原始形态报纸;在此以前,尚无更早的文献记载,所以可视为中国报纸的萌芽。